当前位置:首页 >> 内饰

玄临 第三十七章:绝望、苏醒

2020-02-26 01:44:32  梅州汽车网

玄临 第三十七章:绝望、苏醒

......王二狞笑着朝小丫走了过去。

小丫有些害怕的看着王二,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王二见到周围人群散去,从店门口拿起一把扫帚,目光扫过小丫放在李玄身上,心想这应该是快死了,打死也没事,到时候就说本来要死的人了。

王二心里一狠,面色阴冷的看向李玄,手中扫帚狠狠的朝李玄挥去。

“不要!啊!”小丫见状惊呼一声,想也不想便扑在李玄身上,下意识抬起手阻挡,破风声响起,扫帚狠狠的打在小丫的手上。

一声脆响,小丫痛呼一声,小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已然骨折。

而王二手中的扫帚也断了,可想而知王二用了多大的劲。

谁知王二竟然更加暴怒,疯狂的骂道:“死乞丐,还敢反抗,害我扣工钱,今天我王二打不死你,我王字就倒过来写!”

王二将手中扫帚一甩,双拳紧握,如雨点般的拳头打在小丫身上。

好痛,好痛!谁来帮帮我。小丫向路过的路人看去,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小丫的心渐渐的沉下去。

她想反抗,可饿了一天的她才刚刚吃了点馊菜馊饭,一路背着李玄,哪里还有半点力气。

陡然一声晴天霹雳响起,把王二吓了一跳,紧接着磅礴大雨倾盆而下。

冰冷的雨水落在小丫的身上,一阵阵寒意袭上小丫的身子。

“臭乞丐!今天你运气好!下次再让我在店门口看到你!我就打死你!”王二喝骂着,转身走回了酒楼内。

小丫鼓起身上最后的一点气力,将李玄背上了背上,孤伶伶,脚步跄踉的朝远处走去。

雨越下越下,小丫不得不找在城外找了一座破旧的神庙后,直接跌倒在地上,彻底晕了过去。

小丫所找到的这座神庙,不知道供奉着什么神灵,三头九目六臂,面目肃穆而又狰狞。

神庙多年无人供奉,屋破房陋,雨水毫不留情的通过房顶上的破洞打在李玄和小丫的身上,浸湿他们仅有的残破衣裳。

神像之下,李玄在小丫晕倒时,被狠狠摔落在地上,在神像前的地上嗑出一个小坑,没想到这底下竟是中空的。

额头破皮的李玄,鲜血一滴滴的落入小坑之中。

小坑之内,蓦然冒出一道氤氲般的雾气,这是快要液化的灵气,顺着李玄的血液涌入李玄的身体之中。

一颗拳头大小,由高度凝聚的灵气,所凝聚而成的玄灵石赫然在洞中,不知道是谁藏于此处。

半个时辰后,氤氲雾气散尽,庙宇外依旧下着磅礴大雨。

李玄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觉的身体有使不完的气力,同时他感觉到自己嘴中有浓烈的臭味。

突然,李玄一怔,看到一旁躺着的小丫。

“是你救了我。”李玄喃喃道,看着小丫那不雅的睡姿,屋顶上的破洞还在不停的漏着雨,赶忙过去想将小丫抱到没雨的地方休息。

倏然,李玄面色剧变,一股极热的温度从小丫身上传来,李玄知道坏了,这是高烧啊。

磅礴大雨下,远处的小城隐隐浮现,李玄眼中厉色一闪,便将小丫抱在怀里,冒着磅礴大雨朝那小城冲去。

跑起来后,李玄这才发现,虽然感应不到体内已经破碎的虚界,但自己的身体素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周围的风景在李玄两边快速掠过,没一会,李玄已经到了城外。

城门紧闭,没有卫兵,也没有路人,李玄紧皱眉头,气运丹田,朝城门处高喊道:“开门!”

也许是大雨掩盖了李玄的喊声,或许是没人,亦或是城门没人值守。

周围只有哗啦啦的雨声,听不到其他人声。

李玄眼中厉色一闪,将小丫背上自己背部,就朝城门快步奔跑起来。

没有玄力,只有肉体,就是不知道山字诀还能用否?李玄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下意识的想起曾经天羽兽坐化图所化的那十个文字中的山字。

一股比以前李玄所用出的山字诀更加苍茫荒凉的气息猛然从李玄身上出现,李玄心中微微惊喜,随即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门,狠狠一脚蹦了出去。

轰!一声巨响,整个城门轰然倒下,李玄运起脚力,快速跑进城中,开始寻找玄仙世界的医药店。

曾经李玄了解过,玄仙世界的医药店,是有挂着一个玄文所写的医道两字牌子的。

一家又一家店铺在李玄眼中快速掠过,蓦得,一块用玉石做牌匾,写着医道二字的牌匾出现在李玄的视线内。

看着紧闭的店门,其上有李玄曾在张纤月身上感受到的符道气息缭绕。

但李玄依旧二话不说,身上蛮荒气息尽显,又是一脚狠狠踹进了店门。

两块相对于城门简陋百倍的木门,瞬间碎成了木渣,露出了店铺里面的情形。

两个老者似乎在之前正悠然的下着棋,此时惊愕无比的看着那扇破碎成渣的木门,以及抱着小丫的李玄。

“救人。”李玄面色冰冷,似乎压抑着无边火山,死死咬着牙缝低沉说道。

两个老者犹如面对一头洪荒巨兽一般,顿时不敢二话噤若寒蝉的站起来。

“少侠,先把人放下,让老夫看看。”其中一个老者还算镇定,轻抚着全白的山羊胡说道。

李玄闻言,快步走向前,猛然转头朝老者问道:“床?”

须发皆白的老者闻言嘴角抽搐,伸手指了指自己刚刚坐的那张躺椅。

李玄轻轻的将小丫放下,犹如在放一块易碎的豆腐。

老者见状,不满的皱眉道:“快点,救人如救火。”

闻言,李玄急忙将小丫放在了躺椅上,朝老者看去。

一丝散发着玄力的细线从老者袖口中射出,瞬间缠上小丫的手腕。

“凡体?伤寒而温?”老者蓦地吹胡子瞪眼朝李玄看去。

“你治不了?”李玄皱起眉头。

须发皆白的老者听到这话,似乎被噎着了,随即气乐道:“你身为个玄道修士,你治不了凡体的温病吗!你在取笑老夫吗?”

“我虚界废了。”李玄淡淡的说道,但心中还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玄道修士可以治疗高烧的。

“废了?”老者闻言打量了李玄一眼,突然看到李玄衣服上那只剩玄枢二字的绣字。

“尿壶,去把房门关上。”须发皆白的老者面色轻变,朝另一个老者说道。

老者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门,哪里还有门,还有我不叫尿壶!”

李玄在一旁,微微感到有些尴尬,又十分着急。

“不要急,你跟我进来吧。”

莲花清瘟胶囊抗病毒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无锡中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