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

埃及神主 第四百三十三章 战后

2020-02-26 15:35:40  梅州汽车网

埃及神主 第四百三十三章 战后

东域腹地。

东方古城所在的生命源星上,冷风拂面,天上飘洒着淅淅沥沥的雨滴。

当日方邃和一众各大势力的顶尖强者在东域太空里,亲见死亡迷宫崩解,随后便由各大势力强者联合,再次开启了时空罗盘,显化出一扇前所未见的巨型时空之门,连同塞伯坦一起,倏忽间传送回归了东方古城所在区域。

此后各大势力联合出兵,展开汪洋大潮般的狂猛攻势。

一时间各路精锐群起,风卷残云似的扫荡着留在东域,陷入孤军境地的暗影部众。

到了现在,距离死亡迷宫崩解已经过去了两月有余。

这段时间,方邃并没亲自动手参与到清理东域最后的这批暗影孤军的战斗中,他始终留在东方星辰上,陪伴纪瑶。

纪瑶并非性情柔弱,沉溺在悲伤里拔不出来的性格,两个月过去的现在,早就恢复正常,只是笑颜比原来明显少了。

有些话题也是到了现在方邃才敢碰触,他此时坐在东方古城,诸天联盟建筑群内的一座小殿宇里,对身畔屈膝坐在窗棂上,瞩目着窗外细雨的纪瑶道:

“确定慕清莲宗主......死了吗?”

纪瑶澄澈的眼眸里神采微黯,摇头道:“师傅没死,我感觉的到,但和死了没什么两样,再也见不到了。”

听到慕清莲没死,方邃目中精芒遽盛。

纪瑶续道:“我们成仙地有一种舍身之术,叫做封仙印,便是舍了周身修行,结成一种封印。当日师傅便是施展了封仙印,合身冲入阴神婆罗诺那的眉心意识海,令其刚苏醒又沉寂过去,并且将其肉身推入了时空黑洞深处。师傅此举,是舍身成仁,阴神婆罗诺那无法再出世。师傅也是如此,嗯,起码很长一段时间如此。”

方邃看向神色平静,娓娓道来的纪瑶,没出声。

纪瑶转头嫣然笑道:“别为我担心,我没事的,这是师傅自己的选择。我没理由太伤心的,只是事情发生的突然。我想到年幼时和师傅在一起的情景,心中有些不舒服。”

沉默片刻,又道:“我要回成仙地去了,师傅走了,宗门内会有不少事情,我始终待在你这可不行。”

方邃点头表示理解,仍旧保持着沉默,随即转身大步往修行室走去,洒脱的道:“你回吧。注意安全啊,我过段时间会往南域走一趟,借以锤炼己身,若能做出突破。回来后就去成仙地看你,或者你有暇就先来找我。”

纪瑶像个小妻子般乖乖点头,柔柔的低应了一声,娇憨的道:“那我走了。”

方邃脚下不停。龙行虎步般走入修行室内,身形被遮蔽在闪烁摇曳的阵纹之门后。

下一刻,不见纪瑶如何作势,便凭空化虚不见。

修行室内。

方邃徐徐吞吐气机,调整体内力量,先运行了一遍例行功课般的修行。其后张开眼睛。手上出现一抹光华,确是一个符号流转的封印球,其中封禁的正是一座星金祭坛,是‘丈母娘’慕清莲送给方邃既是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的礼物。

原本被封禁的星金祭坛有两座,另一座正在被塞伯坦吞噬,成为其进化的养分。

以塞伯坦吞噬金属的奇速。此番吞噬整座虚空星金祭炼而成的祭坛,速度也变得异常缓慢,而今两个月过去,塞伯坦仍旧没能完全吸收一座星金祭坛,目下还处于吞噬的过程中。

此刻正停留在东方古城所在星辰外太空里的塞伯坦,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钟十三和赵天昼等人最近日夕待在塞伯坦内,皆是热切关注着塞伯坦的最新进化过程。

吸收了整座星金祭坛后,塞伯坦将晋升传说中的半神级。

这时候方邃手中轻托星金祭坛,伸手结印,其内顿时飘出一缕白茫茫的气机和一颗精血结晶。

这团气机和精血结晶,却是慕清莲临别所言,送给方邃的两样礼物里,除星金祭坛外的另一样。

这股飘逸而出的气机和精血结晶煞气冲天,散布着十分邪恶的波动。其实便是那个刚苏醒不久,就悲哀的遇上了慕清莲的半神白杀,被斩后遗留的一股核心气机以及血液结晶。

方邃将白杀残留的核心气机取出来,已经想好了用处。

下一刻,他身畔又有一缕黑气滋生了灵性般游曳而出,悄无声息的化成了冥地甲胄。

此时的甲胄底色仍为黑色,幽光深邃,但因为祭炼了本命咒的缘故,在黑暗的甲胄表面,隐约多出一层猩红的本命咒纹,如同血脉在流转,看起来有种往昔所没有的凶戾和威狞。

白杀遗留的本源精气和核心血晶,气机邪恶阴鸷,正和本命咒的诡秘路数相通匹合,所以方邃是准备让甲胄内的本命咒力来吸收白杀死后留下的气机,增加威能。

此时他伸手轻指。

霎时间,白杀被慕清莲镇压封禁的本源精气,便分化出细如游丝的一缕,开始融入冥地甲胄内。

一位半神的本源精气,实在非同小可,几乎就在其精气融入甲胄内的一刻,那甲胄便好似骤然活了过来,通体颤动,其上的血色咒纹流转如水,音如大河澎湃。

方邃伸手再指,那枚白杀的血晶内也分化出一缕血气,被甲胄里的本命咒隔空抽取,吞噬吸收。

此刻,方邃身畔,冥地甲胄自主漂浮,黑雾蒸腾,血纹流转。

隐约间,竟有一股神秘的气机,在甲胄内朦朦胧胧的蕴生出来,聚合间展现出无穷变化,虚实如意,奇诡至极的在甲胄内外游走。

甲胄旁,白杀的本源精气和血液结晶亦是凌空悬浮,不断分化出丝丝缕缕的气息,被甲胄吸收。

方邃己身却闭上了眼睛,任由甲胄继续吸收白杀的精气和血液结晶,他将意识沉入了识海内。

同一刻,识海里出现了化作少女智慧身的巴斯特。

“巴斯特。你前不久对我说,你在你们埃及神系中,是神祇祭祀,在神系鼎盛时的宇宙神殿中,是专门负责和至高的太阳神沟通的三位主祭之一,那你应该了解很多神系秘闻才对。你可知道,太阳金经的后续篇章中。有没有和时空相关的修行内容?”

巴斯特想了想才回应道:“不论在哪一种体系的修行里,时空的力量都是最高位的法则。我的传承记忆苏醒的并不多。记忆模糊,只记得修行到七阶层次,金经应该会开启一篇叫做‘本源宇宙’的修行之法,似乎涉及时空规则的奥义,除此外就不记得金经里还有没有其它关于时空的修行之法了。”

顿了顿若有所思的道:“不过我还记得亡灵死书在六阶时期,好像有一篇和时空相关的秘术,具体是什么却也记不起来了。”

回答了问题,巴斯特又好奇的反问道:“上主想要修行时空类神通,是要帮纪瑶小姐找到她师傅进入时空黑洞后的踪迹?这恐怕不太可能吧。”

方邃并未对此进行回应。呢喃道:“七阶......”

随后方邃开始翻阅金经,查看他在星金祭坛内,诵读沟通众母的咒言时,意外导致金经最新开启的新篇章中的内容。

新开启的金经书页中就仿佛封禁着一个独立的世界,充斥着金色的迷雾和火焰,荷鲁斯的神祇之躯,巫咒神界之门的阵图都在其中。

当方邃将意识沉入其内。让他心中悸动而且好奇的是,在这页金经内封存的空间深处,明显还存在着其它的东西。

那看起来像是一位神祇的躯体,生死不知,仿佛已经在金经中存在了无尽的岁月,漂浮在书页深处的金色雾流里。若隐若现,极为神秘......

他是谁?

是金经的上一任掌控者?还是另一位埃及神祇?是生还是死?若是未死为何一动不动,若是已死却又为何隐约透出一股生机?

这一系列疑问,让方邃念头连动,好奇以极,但是当他想要将意识,往金经内继续深入的时候。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庞大的阻力,令他的意识寸步难行,根本无法进入像是蕴含着莫大秘密的金经深处,将其中隐藏的东西看清楚。

方邃正在想着怎样深入这页金经封存的古怪空间,忽然听见外界有一个声音送达耳畔,是宗政隔空传音,让他前去相见。

方邃暂时结束了查阅太阳金经,念头退出识海,起身往外走去。

修行室内,冥地甲胄和白杀的本源精气还在凭空起伏,气机互通。随着时间流逝,那甲胄上的血色纹路越来越是妖异,猩红刺目,明灭无定。

......

方邃待在东方古城的这两个月,东域范围内,对暗影残余部众的清扫,已经接近尾声,东域局势彻底稳定下来。最后的结果是只有暗影首将侥幸未死,但也身受重伤,率领不足十余万残兵,狼狈不堪的败退回了南域的暗影势力大本营。

据某些消息称,暗影阵营已经有罢免魔之首将的意思,将有新的首将接替其位置,也有消息说,会有魔帅亲自出世,来征伐五方域。

最近一段时间来,整个五方域都洋溢着一片喜气,被议论最多的,无疑便是东域的局势,在每一处地方,都有人对此津津乐道,各种传言充斥在每一颗生命源星的大街小巷上,对于东域的惊天变故,不少人都以神迹来形容。

一夜间扭转局势,使数亿暗影部众成为孤军,陷入死局,这等大手笔纵然是以五方域传承之悠久,也是少之又少。

若说目前整个五方域内最想被人知道的消息,十个修者恐怕会有九个在第一时间选择想要知道东域局势成功逆转的具体细节。

对这一话题的探究,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被人们孜孜不倦的谈论下去。

而此刻,方邃甫一走入宗政办公之处,便听见宗政哈哈大笑的道:“方邃你快来,一共有包括我们诸天联盟在内的三十六家大势力,六十一位七阶强者联名保你进入战略枢密院,直接提升为将帅衔,啧啧,四阶的将帅,这等殊荣,在整个五方域历史上都屈指可数。你来你来,这里有些战略枢密院的具体职务,任你挑,你看看中意哪个?”

ps:~阅读愉快~感谢大家的各种支持~快周一了,提前求票~~未完待续。

怎样治疗慢性腹泻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费用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友情链接